“智能”腾飞,须飞越“恐慌陷阱”

发布日期:2019-10-25  浏览次数:137
    这个10月,对安徽人来说,最烫手的科技热词,莫过于“人工智能”。

    10月17日,科技部正式将安徽省会合肥列为“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10月20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公布的全球15项领先科技成果中,人工智能倍受关注。同时互联网巨头李彦宏在会上很肯定地宣称:人工智能会让人类获得“永生”。于是,围绕人工智能的超级畅想,由此展开。

    有趣的是,截至目前,多数人对人工智能的全部了解与体验,主要来自手上那部难分难舍的智能手机:华为的OR苹果的。比如,开车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比如把雀斑变成美人痣,把糟老头变成小帅哥,把猪腰子脸变成瓜子脸,手机智能都能轻松搞定。这就是智能的魅力和威力,但其力量远不止于此。就其终端而言,除了手机,更有智能音箱、智能穿戴,以及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智能传感器;就其功能而言,则在交通、医疗、教育、农业、家居、养老、公共安全等领域,都有无限可能的拓展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如此强大和未来更加强大的人工智能,人们心中往往会因缺乏了解和某些误解,难免产生“智能恐慌”。这种恐慌分布两大地带:

    首先是消费层面的支付恐慌。不少人认为,智能产品高科技,高大上,自古“高”与“贵”不分家,“高”的东西一定“贵”,这种豪华消费自己承受不起。假想的产品价格,让人底气不足,诱发支付的恐慌心理,从而抑制了消费的欲望。事实上,这种担心与恐慌是多余的,新产品的热销路径,总是从精英走向平民,从小众走向大小众,从奢侈品变成日用品,而其中的关键就是减少成本一路降价。因此,就智能产品而言,价格不是问题,问题出在认知上。且以家居为例,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其智能系统包括电器控制、灯光控制、遮阳控制、全屋控制,以及门禁与安防报警等,经济适用的报价也就两万元左右,随着智能家居的推广与普及,这个价格还可以再商量。而且这样的智能家居技术并不是国外或者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才有,据了解,在合肥就有这样的企业。位于高新区的大德智能就已实现了全屋智能,且与多家房地产企业合作,“能听会说懂思考”的房子距离普通百姓的生活实在不算远。显然,支付恐慌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没想到”。

    其次是就业层面的能力恐慌。人工智能的发展,催生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作。有专家认为,任何人类大脑能在一秒内完成的工作,都有可能是“机器人的工作”。有研究报告称,从现在起到2030年,机器人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取代2000万个就业岗位,这意味着一大批人也许要丢饭碗。当“无人超市”、“无人餐厅”、“无人驾驶”等不绝于耳时,相关从业人员内心的岗位焦虑与就业恐慌不禁油然而生。由于个体能力局限于简单的重复性劳动,失业者的二次就业机会受限,下岗或等于失业,因此,就业恐慌的本质是一种能力恐慌。其实这种恐慌完全可以补救。从历次工业革命的结果来看,技术变革一方面会导致丢岗位,另一方面也能催生新岗位。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前,谁也无法想象计算机创造出这么多的行业和价值。就比如上文中提到的智能家居,据了解,像大德智能这样的创新型企业,不仅需要大量智能家居研发人员和技术人员,对有过智能家居相关从业经验的商务人员也非常欢迎。机器人固然会抢人类的岗位,但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为人工智能“打工”的数据标注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然,要想争取这类有含金量的打工机会,必须不断学习和训练,以实现知识重构和能力再造。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能力恐慌”反过来会倒逼人类的不断强大和自我提升。

    由此可见,所谓的“智能恐慌”,其实是由人们认知与判断的误区带来的。在这种恐慌心理支配下,造福人类的人工智能,似乎不是“朋友”而是靠不住的“陌生人”,从而引起不必要的猜忌,形成前进路上的障碍。因此推进新一代人工智能加速创新发展,必须超越我们认识局限造成的“恐慌陷阱”。(作者 雨林,部分内容有改动,侵删)